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臧鸿
臧鸿

臧鸿个人资料

臧鸿(1932年-2012年2月19日)生于北京一个贫困的旗人家里,祖上7代为棚匠。臧鸿9岁当报童,解放前做过小买卖,解放后在铁路部门当架子工,后进入铁路文工团,说相声、演双簧,研究叫卖艺术,积累收集了170多种吆喝声,为《伤逝》、《开国大典》、《四世同堂》等几十部影视剧配过音。被誉为"京城叫卖大王"。2012年2月,臧鸿在京病逝,享年80岁。

2015年3月23日,曾得老舍夫人胡絜青题字"京城叫卖大王"的臧鸿老人在北京玉叶陵园下葬。臧鸿老人于2012年3月19日下午在京病逝,享年80岁。由于病逝后老伴不舍,加上家中各类事宜耽搁,家人最终决定将下葬安排至3年后的今天。二儿子臧泉江还和亲朋一起制作了一顶八抬大轿以及旗锣伞扇等为老人送行 。

臧鸿人物介绍

1952年,臧鸿在北京铁路局工程处做架子工,因为能说会唱,被调入了铁路文工团,后来拜在相声前辈王长友的门下。20世纪80年代起,臧鸿先后在《城南旧事》、《四世同堂》、《开国大典》、《琉璃厂传奇》等130多部电影、电视剧中扮演小贩并为叫卖配音,逐渐成为京城叫卖大王。除了说相声、操办红白喜事,逢年过节还活跃在北京的庙会集市上。

臧鸿一举成名

1993年,臧鸿在南来顺参加一个小吃节,当天也有包括人艺的林连昆老师在场的很多著名艺人,那天老舍先生的夫人胡絜青女士提出要听听老北京的吆喝,后来林连昆就找来了臧鸿先生,当时喊了一句卖柿子的声音,由于胡女士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北京城的叫卖声了,所以她当时一高兴就当场为臧鸿题了一幅字"京城叫卖大王"。

吆喝生涯

到了臧鸿这一代,臧家的生活已经难以维持了。9岁的时候,闹饥荒,只上了一个半月私塾的臧鸿体会到了挨饿的滋味。家里穷,上私塾背的书包是母亲用做屉布臧鸿的剩布缝制的。一天,他饿得实在受不了了,就和胡同里一个叫小歪子的伙伴相约到和平门外西琉璃厂的一家报馆找活儿干。他们给人家下跪、叩头好不容易才赊到200份《华北日报》。两人跑到路边呆呆地站着,手中的报纸一份也卖不出去。看着人家边吆喝边卖报,卖得非常好,小哥俩急了,憋足了吃奶的劲,有模有样地吆喝开了。这一吆喝,也就在臧鸿的人生中写下了重重的一笔。臧鸿当天就卖了180份报纸,扣除给报馆的钱,他给家里买了4公斤棒子面。父母非常高兴,说:"那就别上学了,反正咱们也供不起,不如就去卖报吧。"半个月后,家里那口从来不满的面缸居然满了,全家人能够吃饱窝头了。而这时臧鸿已学会优美地吆喝卖报了。

卖了两年报纸,臧鸿在下想到:"卖臭豆腐好,卖不完还可以吃;卖报,卖不完就白扔了。"于是,他就找了一个小柳条筐和小歪子一起去叫卖臭豆腐。每天早6点钟起床,提着小柳条筐,从城东灯市东口的家走到城西琉璃厂的王致和腐乳厂取货。赶上下大雨,他也不闲着,一件蓑衣,一个斗笠,照样挎着篮子穿梭在胡同里照着别人的吆喝开始学习卖臭豆腐和酱豆腐的叫卖声:"臭豆腐,酱豆腐,卤虾小菜酱黄瓜。

到13岁的时候,有了力气的他开始挑着挑子沿着天桥、龙须沟、瓷器口、花市一线卖水果和蔬菜,生意也越来越有规模。渐渐地,他有了一辆排子车,每天早晨拉着车到天桥四面钟去批发水果蔬菜,然后由天桥走龙须沟到羊市口、灯市口,一路悠扬地学习着人家的叫卖吆喝声,"香菜、韭菜、辣青椒--茄子、黄瓜、嫩蒜苗--有水萝卜、胡萝卜、便萝卜--拣样挑……"臧鸿能一口气吆喝30多样菜名。小四合院里的主妇和深宅大院里的女仆们经不住这诱人的吆喝,她们迈着小脚向臧鸿蜂拥过来。

1948年年底,看到一队队进城的解放军,臧鸿的吆喝声中充满了火一样的激情--他高兴啊,因为从那时起,他成了梦寐以求的不被人欺负的人。不久,他的吆喝被文艺界人士听到了。

1952年,臧鸿在北京铁路局工程处做架子工。人们看到他能说会唱,就把他调入了铁路文工团。在团里,他演戏,也说相声。其中自编自演的相声《一贯害人道》、《夫妻之间》得到了第5代相声演员张喜树老先生的首肯。张先生说:"赶明个儿,我给你找个老师好好学学吧。"张先生说话算数,过了几天,他领着臧鸿来到老艺人、相声前辈王长友的门下,王长友听了他的段子后,慨然收他为徒。在王先生的指导下,他演出了轰动一时的相声《卖布头》。由于臧鸿对北京相声的贡献,《中国相声史》将他的名字收了进去,辈份要高出几位当红笑星好多。

1981年,北京电影制片厂要将鲁迅的小说《伤逝》改编成同名电影,著名导演想让在电影中穿插几句老北京走街串巷的叫卖声。于是找到当时崇文文化馆曲艺队的队长郭斌,当时郭斌就推荐了臧鸿先生,后来先是到北影厂的录音棚录音呆了3天,吆喝了小时候听到并和人家学到的70多种叫卖声。接着,他又去西三环万寿寺,参加拍摄涓生和子君逛庙会的场面,他在其中扮演卖酸梅汤的小贩。影片上映后,反响很好。之后一发不可收拾,他在《城南旧事》、《知音》、《老北京的叙说》、《四世同堂》、《谭嗣同》、《春桃》、《开国大典》、《大决战》、《霸王别姬》、《天桥梦》、《琉璃厂传奇》等130多部电影、电视剧中配了叫卖声。到后来,凡是拍摄反映老北京生活的影视作品,导演们都要来找臧鸿。

吆喝魅力

虽然臧鸿先生年事已高,但吆喝声音还是非常洪亮,2006年老北京叫卖艺术被列入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第臧鸿收徒 二批名录,臧鸿先生也随已故著名叫卖艺人京城叫卖真人张振元,及现在还健在的京城女叫卖大王张桂兰,京城著名叫卖艺人赵荣祥,武绪增,杨长和等一起进入崇文文化馆老北京民间艺术团。在东城文化馆的直接领导下由然而生并在社会上产生了极大的凡响,老北京叫卖班免费开办,叫卖吆喝大赛成功举办,老北京叫卖剧也将在下月在东城文化馆风尚剧场举行,目前京城叫卖以有了第四代传承人,叫卖团在东城文化馆各位领导的直接领导下继续蓬勃向上的发展。

臧鸿理论

关于吆喝,臧鸿的理论才最令人信服:"吆喝,既要有规矩又要有艺术性,瞎喊不行。在大宅门前吆喝,要拖长声,既让三四层院子里的太太小姐听见,又要透出优雅,不能野腔野调地招人烦;在闹市上吆喝,讲究音短、甜脆、响亮,让人听起来干净利落,一听就想买。早些年,北京城南城北的吆喝都不一样,好像是两个派系。就拿卖冰糖葫芦的来说,东南城的吆喝出来干倔;西北城大宅院多,小贩的吆喝优雅深沉;在王府井附近吆喝的,多是小伙子,甜脆响亮。"

臧老爷子不嗜烟酒,天生一副好嗓子,他还说:白布对襟小褂,毡帽头,胳膊上挎一个小篮,这是卖小食品的装扮,让人看上去就干净;和尚领背心,手里拿一把芭蕉扇,老远一看就是一个卖瓜的;卖水果的,都穿长衣服,腰上系一条褡包(带子),把前襟掖在褡包上,为的是走路方便,同时也精神。他还解释说:"商贩在吆喝之前有一个习惯动作,用手捂住耳朵,是为了拢音,也是告诉别人要吆喝了,别吓着孩子,把顾客当上帝从这简单的动作中就能体现出来。"

与世长辞

相城区黄埭镇东桥玛丽艳美容店  电脑版  手机版  苏州市相城区黄埭镇东桥长康路南8号